TXT小說網

第兩百七十五章 斬龍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龍,在后世擁有極為神奇的寓意。

    那是華夏人的圖騰,是全世界對華夏最直觀的感受。

    而所有華夏的后人都是以龍的子孫自認的。

    只不過,在這神話的世界,龍并沒有成為圖騰,而實際上,哪怕在后代,龍更多的也是一種寓意,是一種精神力量,而并非真實的生物。

    所以,此刻,哪怕從感知中親眼看到那條龍從西海中躥出,寧步奇的眼神也是極為平靜。

    這是神話的時代,在這個時代,龍沒有任何特殊的意義。

    最強,最弱都和龍沒有絲毫的聯系。

    相反,在寧步奇的腦海內有關于這個世界神話體系的最直觀認識,神話存在的生靈是不能夠直接參與到人類的戰爭當中的。

    沒有人知曉是為什么,大概是當年三皇五帝之后人類放棄人皇這個稱謂時候留下的某種限制。

    人類臣服于天,而天不會過多的干涉人類的皇權交疊。

    只不過,這種限制大概也不是絕對的。

    至少,就寧步奇知曉的,在后世的皇權交疊就有一個稱謂,天命所歸。

    倘若天當真不能決定皇權,那天命所歸也就只是一個笑話。

    當親手將權利交出去,選擇臣服之后,想要強者遵守協議又是何其的可笑。

    寧步奇的臉色冰冷,信仰系統死死的貼在祭壇之上,信仰值開始瘋狂的燃燒起來,慶幸,現在的寧步奇已經擁有強大的力量,而且,信仰系統也不會每次副本結束都抽干他的信仰值,所以,此時哪怕感悟這祭壇需要海量的信仰值,但寧步奇還負擔的起。

    伴隨著信仰值的燃燒,寧步奇感覺到自己開始觸碰到了犬戎人最強力量的奧秘。

    而此時,西海之上,一條綿延數公里的巨龍則已經扭動著蛇形的身體凌空而起朝著祭壇的方向快速飛來。

    地面上,祭壇周圍,無數的地方開始出現犬戎人的隊伍。

    這些蠻橫的野蠻人卻沒有選擇第一時間沖鋒,而是將祭壇周圍密密麻麻的包圍起來,他們在等龍王攻擊,只要龍王攻擊落下,這些犬戎人就會將被龍王擊敗四散的寧步奇等人斬殺干凈。

    西海,龍王騰空,海的另一邊,帝辛的臉色跟著猛的巨變。

    以帝辛的修為卻是能夠感覺到龍王出現的氣息。

    天界,擁有無數的神靈,而龍王在神靈當中并不是最強的檔次,但,這種不算最強也只是針對的天上的神靈,對于地上的人類來說,龍王絕對已經是無可匹敵的存在。

    “該死的……”

    憤怒的咒罵一聲,帝辛猛的從帳篷內沖出。

    只是,他沒有急著朝海那邊而去,此時,龍王已經出現,這代表他之前的猜測是正確的,而且,已經超出他的猜測。

    犬戎人的援軍很有可能是天界。

    那么,在西海那邊出問題的情況下,哪怕是帝辛也不敢保證這一邊是不是也會出問題。

    “轟……”

    便在這個時候,突然,后方,極遠的地方,滔天的能量柱沖霄而起。

    那是怒潮城的方向。

    帝辛的目光轉過去,臉上的肌肉開始抽搐起來。

    怒潮城那個方向傳來這樣巨大的能量柱,毫無疑問,怒潮城應該已經不再存在。

    天界插手的情況下,拿下怒潮城簡直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戰爭,從這一刻開始徹底的倒向了犬戎人那邊,大商的軍隊就算再能打,這一次也休想能夠獲得勝利。

    “列陣,準備撤離……”

    帝辛臉色冰冷,森寒的看了眼大海的另一邊隨即朝著快步走來的黃飛虎開口道。

    親手扶持起來的三千奴隸戰士被剿滅讓帝辛憤怒不已,這三千人不算什么,然而,這是他對舊有的規則的挑戰。

    這三千人死亡無疑代表他的失敗。

    而這種失敗甚至會產生連鎖反應,直接導致他在爭奪皇位上的失敗。

    這是大商,武力至高無上,失敗是可以允許的,但,選擇的錯誤卻是不允許的,作為君王,如果出現這樣的失敗,那簡直是災難。

    而現在,他的失敗無疑是讓別人知道,他的選擇錯誤,他不適合作為一個龐大帝國的帶領者。

    那些本來就支持他兄長的大臣會加大力量支持他那個兄長上位,哪怕那個兄長只不過是庶子。

    “殿下,后方,后方出現大批的犬戎戰士……”

    而就在帝辛下令的時候,一個斥候猛的從軍營外沖來,很快到了帝辛的面前單膝跪地帶著一絲緊張開口道。

    “多少人……”

    帝辛眼神一冷。

    顯然,他的失敗還沒有讓對方滿意,對方更加想做的是干掉他。

    如果只是犬戎人的話,想要干掉他大概是沒有任何可能的,但,若是加上天界的神靈,那他想要逃走還真就希望不大。

    “大約三到五萬人……”

    那斥候沉聲開口,大商是以武立國,斥候更是軍中頂尖的好手,這個斥候固然知曉這會兒的形式不好,很是緊張,但,最基本的能力卻沒有失去,卻是查探清楚了后面犬戎人的隊伍人數。

    帝辛聽著斥候的回答眉頭微微皺起。

    三到五萬人,一般來說我沒法子威脅到他的。

    而現在,犬戎人將其拿出來作為埋伏,也就是說,犬戎人有一定的把握能夠靠著這些人拖住他。

    “太子……”

    黃飛虎的眉頭同樣皺起,帝辛能夠想到的事情,他自然也早已經想到。

    此時,黃飛虎想的卻已經不再是戰爭的勝敗,而是如何讓帝辛安全的撤離。

    西海邊,雖然依舊算是大商和犬戎的交界處,但,實際上如果不算怒潮城這個大商在犬戎的橋頭堡,西海邊已經是犬戎的腹地。

    而現在,怒潮城丟失,直接導致西海邊和大商完全隔絕,他們這十萬大軍現在可以說是孤軍深入,沒有任何可能再次獲勝。

    這情況下,黃飛虎唯獨還能做的只是帶著十萬大軍吸引犬戎人的注意,給帝辛制造逃離的機會。

    “大軍布陣,我們從后面直接殺出去……”

    帝辛微微沉吟下,沒有理會黃飛虎的意思,而是淡然的看著黃飛虎開口道。

    直接從那三五萬人所在,極大可能是陷阱的地方殺出去。

    這是帝辛做出的選擇。

    黃飛虎微微一愣,隨即臉上露出焦躁的神色,就想再次勸導帝辛,然而,帝辛卻已經轉身大步的朝著軍營內的點將臺而去。

    人間,天界,犬戎……

    一切的交織,沒有人能夠猜測到哪里是陷阱,哪里又不是……

    帝辛也不知道,他是名將,也是猛將,但,帝辛更多的優勢在于他的力量,而不是他的謀略。

    實際上,在這個世界,謀略什么的用處遠不及勇武來的好。

    神魔交錯,強者凌空,再多的謀略也敵不過絕世強者悍然一擊。

    這一刻,帝辛就不打算去多想,而只是一個念頭,殺出去。

    西海另一邊,此時,寧步奇的決定和帝辛一般無二。

    周圍,密密麻麻的犬戎人已經決定他和麾下的三千人絕無半點可能逃離,他唯獨的希望只有干掉天上那條龍,然后,從周圍密密麻麻的犬戎人包圍圈中間殺穿出去。

    當然,殺龍王,再殺數十萬犬戎人,就算寧步奇能夠再進一步也絕無半點可能做的到。

    所以,他還是必須摧毀祭壇,摧毀犬戎人的烙印,直接打垮這個種族。

    犬戎,軀體的力量強悍異常,而且,他們軀體就有對抗能量的力量,從低級再到高級,最強的犬戎人甚至能夠赤手空拳,靠著拳風打散天地之間匯聚的能量。

    這種力量來源于他們的祭壇,可以說,祭壇就如同犬戎人的規則力量源頭,一種和天界乃至于大商完全不同的規則力量。

    而如果祭壇消失,那犬戎人就會淪落為只有一些蠻力的普通人,不,比普通人還要不堪。

    因為祭壇同樣有軀體力量的加成,而失去了祭壇的加成,犬戎人哪怕是在純粹的蠻力上都會遜色大商那些普通的民眾。

    當然,犬戎人的祭壇并不容易摧毀。

    寧步奇仔細的感受著犬戎祭壇內的力量,信仰系統開始瘋狂的幫助他參悟這股力量。

    他原本的不滅神體在這股力量下開始慢慢的變化,他同樣得到了大商的力量體系,而此時,隨著犬戎人的力量融入,軀體和能量兩種截然不同的力量開始互相融合。

    寧步奇能夠感覺到,一種全新的力量正在他的體內慢慢的成型。

    只是,當這股力量成型的時候,寧步奇又能夠感覺到,整個世界的能量似乎多出了一些其他的東西。

    那股東西極為奇妙,帶著某種如同因果,規則,亦或者是本源的奧妙,寧步奇下意識的想要去感受下這種力量,但隨即卻強行克制住。

    此時,他沒有太多的時間浪費,天上,那條龍已經朝著地面盤旋而來,一股股恐怖的氣息彌漫,伴隨著一股灼熱的力量開始膨脹。

    好吧,西海龍王,從海底冒出來的龍,誰又能夠想到使用的居然是火焰。

    而且,這一股灼熱的氣息更是告訴寧步奇,一旦任由西海龍王噴射下火焰,他固然不懼,但,他那三千手下只怕都得玩完。

    “刀……”

    寧步奇手猛的朝著側邊伸出。

    他的旁邊是一個全副武裝的奴隸戰士,在他伸手的時候,這奴隸戰士身軀微微一動,恰好將自己的腰刀送到寧步奇的手邊。

    下一秒,寧步奇手腕抖動,已經將這個奴隸戰士的腰刀拔出。

    狂暴的力量猛的從寧步奇身上散開,他的身影略微模糊起來,卻沒有完全能量化,反而,在能量的包裹中,他的軀體似乎給人一種堅不可摧的感覺。

    而下一秒,他的身影驟然間凌空而起,腰刀在他的手上散開,隨即瘋狂的延伸,眨眼之間已經化作一柄巨大的長刀。

    “斬……”

    冰冷的聲音跟著響起。

    那柄巨大化的腰刀猛的朝著天空斬去。

    完全沒有半點異樣的腰刀,在延長之后依舊無比的真實,仿佛,這柄刀一開始就是被打造的這么巨大。

    天上,龍王的眼睛瞪大,一口火焰跟著噴出。

    面對著寧步奇的腰刀,龍王顯然是感覺到了危險,然而,作為高等生物的驕傲讓龍王并沒有選擇逃避,而是選擇直接正面迎上去。

    火焰絕非一般的火焰,那是能夠瞬息之間將金屬氣化的火焰。

    伴隨著龍王的火焰噴射,寧步奇斬出去的腰刀隱約的似乎開始通紅起來,上面更有一絲絲晶瑩的水珠匯聚,看上去整把刀隨時可能完全被融化。

    然而,這情況下,龍王的眼中卻沒有絲毫的喜悅,而寧步奇的眼神更是無比的平靜而冰冷。

    龍王極為清楚,這可能被融化的腰刀實際上絕不可能當真融化,他的火焰,溫度已經達到最高,這把刀既然撐住了第一瞬間,沒有受到太大的損傷,那么,在他和寧步奇分出勝負之前只怕這柄刀都不會被毀掉。

    而他和寧步奇之間的戰斗實際上也并不需要很長的時間。

    火焰席卷,寧步奇的手腕抖動,那柄被延長的腰刀已經快速的到達龍王的身前。

    刀光閃爍,龍王的身軀扭轉,火焰和爪子瘋狂的席卷而出,只是,龍王的身軀實在是過于龐大。

    這種龐大的身軀代表的是力量,更沒有讓他失去靈活,但,唯獨這種龐大同樣也讓他更加容易被砍中。

    換個對手,或許不管是閃避還是硬抗都沒事,偏生,此時斬出這一刀的是寧步奇。

    天空之上,龍王的眼中閃現驚恐,他的身影閃爍,就想化作人身再和寧步奇繼續戰斗。

    然而,不等他的身影化形,長刀已經橫切而過。

    數公里長的龍身頓時在長刀之下被切成兩段。

    凄厲的龍吟聲在空中響起,漫天的血水清晰而下,如同一場血色的漂泊大雨。

    地面上,無數的犬戎人呆滯的看著龍王被切開,突然,無數站在人群前面的犬戎人首腦身軀顫抖起來。

    “沖,沖鋒,殺光那些商人……”

    帶著恐懼的吼叫聲響起。

    龍王完了,那么,斬殺龍王的人是不是也能摧毀祭壇,沒有哪個犬戎人敢去想這個問題。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分分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