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說網

第四十八章 他就是原慈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漢口一共有三個火車站,從北向南分別是劉家廟車站、大智門車站、玉帶門車站。

    而劉家廟火車站,是京漢鐵路進入漢口城區的第一個車站,這也是為什么張彪退守漢口后,第一個要占據的地方就是這里,因為清軍南下,就必須要從這里下車,是本次平叛至關重要的戰略要地。

    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革命軍和清軍此時才會為了這個地方,展開了殊死爭奪。

    在18日這一天,革命軍對劉家廟的清軍發動了兩次攻擊,兩次攻擊均以失敗告終,不是革命軍不夠英勇,事實上當天戰斗進行得非常艱苦,雙方拼死相持,但是薩鎮冰的海軍艦隊在長江上一字排開,猛烈的炮火給革命軍造成了巨大的傷亡,最終革命軍不得不選擇撤退。

    這兩次戰斗,一次發生在上午,在進攻失利后,到了傍晚時分再度組織起了進攻,戰斗進行到晚上,革命軍的進攻再次受挫,一度沿鐵路線退到大智門車站,退入漢口市區。

    當原慈來到劉家廟火車站的時候,見到的就是這么一幕兵荒馬亂的景象。

    一部分部隊已經撤退了,還有些軍隊依然在堅持戰斗,長江上的炮彈不斷落下,空氣中到處彌漫著硝煙的味道。

    原慈逆著撤退下來的敗軍朝前方走著,他的背上除了永不離身的那具劍匣之外,如今又多了一把漢陽造,另外手中還拿著一把,肩膀上斜掛著兩大排子彈,這個造型實在是一言難盡。

    當然,人只要長得漂亮,再怎么都是漂亮的。

    一路行來,無論是炮火還是遭遇的清軍,都沒有對原慈造成什么麻煩,只要他愿意,自由穿梭在這樣的戰場上還是沒有什么問題的。

    當然,原慈也沒有去招惹那些清軍,他是來找人的,不是來打仗的。

    可惜到目前為止,原慈依然沒有發現明小玉那丫頭的身影,要在這樣一個巨大而混亂的戰場上找人,確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在找了半天一無所獲后,原慈在路上攔下了一名正匆匆撤退的革命軍士兵,向他問清楚了革命軍指揮部的大致方位后,朝著那邊行去。

    ……

    這次革命軍進攻劉家廟車站的前敵指揮部,設置在離車站不遠的一個名為李家鋪的小村落內。

    在村中的一個祠堂里,十幾名年青軍官正緊張地商議著戰事。

    這次湖北軍政府進攻劉家廟,前敵總指揮是吳醒漢,副總指揮是熊秉坤、蔡濟民,這三人都是10月10日當夜最先率領士兵起義的軍官,占領楚望臺軍械庫,攻下湖廣總督府的戰役中都有他們的身影,是這次武昌起義能夠成功的關鍵人物,做為革命黨在湖北新軍中的骨干分子,湖北軍政府成立之后,被迅速提拔起來,成為了獨擋一面的高級軍官。

    如今這個小祠堂內聚集的這些年青軍官,可說是革命軍的真正中堅人物。

    而劉匡義此時也正站在這些年青軍官當中,身上穿著一套灰色的軍服,原先那個有些莽撞的青年仿佛完全消失了,整個人望去英武不凡,眉眼間的神情氣質沉穩了許多,這幾天的戰事似乎讓他迅速變得成熟。

    劉匡義現在的身份,是民軍第一協第三標的標統,他手下這一標人馬,基本都是由哥老會中的兄弟組成。

    祠堂內,點著幾盞昏暗的油燈,燈火不時被遠處轟隆的炮聲震地不停搖曳,忽暗忽明,十幾名名年青人圍在桌前,看著桌上的地圖,熱烈的討論著。

    雖然目前戰局不利,但這些年青人的臉上,沒有什么頹喪之色,眼中依然充滿了熱情和銳氣。

    在他們看來,目前的困境,只不過是滿清覆滅前的垂死掙扎,只要在武漢擊敗了反撲的清軍,整個滿清王朝必將轟然倒塌。

    “海軍的炮灰太猛烈了,這樣打下去我們的傷亡太大,還是要把所有部隊都先撤下去,在大智門附近重新整頓,等明日武昌后續部隊運上來后,再重新進攻!”

    總指揮吳醒漢今年28歲,起義前是湖北新軍30標的一名排長,起義當夜也是三路進攻總督府的其中一路的指揮官,和吳兆麟一樣,是目前革命軍中難得的幾位指揮人才之一。

    此時他盯著桌上的地圖,權衡了許久之后,終于做出了全軍撤退的決定。

    就在這個時候,指揮部的外面,突然響起了一陣喧嘩聲。

    “什么人,站!”

    只聽門外的衛兵厲聲喝道,接著是槍栓拉動的聲音……然后……是人跌倒了在地上的身音。

    一個身穿長衫,背著一把槍,手中還拿著一把槍的陌生少年,就這么走了祠堂。

    清軍奸細?

    幾個反應快的軍官,立馬拔出手槍對準了那個少年。

    “別開槍,自己人!”

    兩道聲音幾乎同時響了起來,發聲的是劉匡義和副總指揮之一熊秉坤。

    然而他們終究還是慢了一步,有一名性急的軍官,已然扣下了扳機。

    子彈擊打在對面的墻壁上,大片的石灰簌簌落了下來。

    這軍官微微呆了一下,自己的槍法向來不錯,又是這么近的距離,怎么可能會失手?

    緊接著,他的眼前猛然一花,那個少年不知何時已經站在了他身前半尺處,抬了抬手。

    這軍官頓時只覺手中一空,自己的手槍不知怎么就落到了對方的手中。

    原慈看了這剛才朝他開槍的軍官一眼,接著輕輕將那把手槍放回了這軍官的面前。

    軍官呆呆地站在那里,想伸手取回自己的槍,不知怎么在那少年目光的注視下,卻又有些不敢動。

    “自己人自己人!”

    “小爺叔,你怎么來了!

    這個時候劉匡義跑了過來,一邊和其他人解釋著,一邊奇怪地問原慈道。

    “小玉跑來這里參戰了,你知不知道她在哪里?”

    原慈直接說道。

    “什么?這丫頭怎么會跑來這里的?”

    劉匡義失聲驚呼道,他根本不知道這件事情啊。

    “好像是說來這里參加了什么救護隊!

    “救護隊!”

    劉匡義怔了一下,接著連忙跑到桌上的地圖前。

    “有誰知道救護隊現在在哪里?”

    “戰場救護所原來設立在這里,我不久前已經下令讓他們先行撤離,現在就不知道在哪了!

    說話的是熊秉坤,他在地圖上某處指了了指。

    原慈往那地圖瞟了一眼,接著立馬轉身朝外走去,而身后劉匡義連忙跟了上去。

    祠堂內,剩下的那些年青軍官們面面相覷,接著視線都落在了熊秉坤的臉上,因為剛才看他模樣,似乎也認識那個突然闖進來的奇怪少年。

    熊秉坤苦笑了一下,對大家解釋道:

    “那人就是我跟你們說過的哥老會的小爺叔!

    “原來他就是那個原慈……”

    吳醒漢喃喃低語了一句,這個名字如今在湖北軍政府的高層中早有流傳,只是大家似乎都有些忌諱提起這個名字。

    吳醒漢原來也是不怎么相信這些神神怪怪的事情的,只是剛才看那少年鬼魅般奪下那軍官的手槍,屋內卻沒有一個人看清他是怎么做到的,這讓吳醒漢也有些迷惑。

    這個哥老會的小爺叔,好像真有點本事!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分分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