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說網

四十九章 三種魂蠱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黑袍人瞧著三道蜈蚣魂魄,勉強點了點頭,問道,“你能讓他們互相吞吃嗎?”

    陳楓搖了搖頭,“稟師叔,我剛剛接觸魂訣,還未研習,若是給我一日必能做到!

    黑袍人并未責怪,“剛剛接觸便能如此熟練提取魂魄,當真天賦不小,三紋印想必還沒研習吧!

    “沒有,不過我已熟讀,三五日后想來便可初步上手了!

    “三五日?”,黑袍子突然搖了搖頭,“這可不行,三紋印不過是最粗淺的靈魂奴役法門,若是這些小法術都要三五日,何日才能真正的凝練魂蠱!,說著目光轉向孔佑,“孔佑,我不管你用什么辦法,讓這小子半個月內給我煉出一條魂蠱來,若是這點能耐都沒有,就別白白耽誤我的時間了!

    “是是是,師叔,我保證半個月必能給你滿意答案,不過師叔,現在我剛剛接管孔家,很有很多人對我不服,做起事來難免礙手,所以我想請師叔幫個小忙!,孔佑借坡下驢提議道。

    “呵呵,孔佑,你可比你老子要滑頭的多,看在你找到這么一個小子的份上,我可以幫你殺個人,說吧,要處決誰!

    孔佑一喜,當即說道,“慕容先!,說著便將慕容先的畫像展現在黑袍人面前。

    黑袍人瞥了一眼,并不動色,手指一舔直接破了血,“寶貝,辛苦一趟!,說來也怪,聲音落下,那把縮在丹田中的飛劍飛了出來,秋離子將帶血的手指在飛劍表面一抹,頓時整個綠色飛劍生出一道血紋,隱約像頭蜈蚣。

    秋離子順勢將慕容先的畫像一卷,碰到飛劍噗的一聲燒了起來,整個飛劍像提了神一般咻的一聲向外飛去。

    這便是御使飛劍嗎?

    陳楓怔怔看著瞬間消失的綠光,速度之快竟超出了所知一切,剛要扭頭便見耳側一道風聲,砰,一滾圓之物直接落在地板上,飛劍化作一道綠光徑直鉆進秋離子丹田之中。

    陳楓一愣,那地上滾落的正是慕容先的頭顱,缺口之處光滑如鏡,鮮血未曾滴落半點,如此手段,當真駭人。

    “孔佑,你讓我辦的事辦妥了,你可不要讓我失望啊!

    孔佑一喜,當即行了個大禮,“師叔放心,我敢保證下一次的禮物絕對比現在要豐盛的多!,說著站起來向外走去,并未離開賭坊,而是進入另一個包廂,包廂中沒有別物,只有一團黑乎乎的影子。

    影衛!

    陳楓早知道孔森掌控著這種能夠融入影子的特殊生靈,并不見怪。

    “按照三號計劃,全員行動!”

    陳楓在一側等著,他不知道行動是什么,但絕對不一般,如此這般在包廂中等了兩個小時,影子突然從門縫溜了進來,貼在孔佑耳邊說了幾聲。

    孔佑大喜,直接向外走去,陳楓趕忙跟上,剛剛從賭坊出來,一股刺鼻的血腥味便迎面撲面,只見平日里繁華的養神街竟沒半個身影,就連春風樓這般的地方門戶都閉的緊緊的。

    孔佑徑直向著慕容家走去,當踏進慕容家的大門,陳楓直接呆住了,只見平日里繁盛的府邸此刻尸骸遍野,血液染著紅土,著實駭人。

    孔佑一馬當先直接進了慕容家大院,開始一個個翻看尸骸,如此這般半個時辰,孔佑的臉色直接陰沉下來,對著一側的影衛問道,“慕容昆,慕容淵,慕容婉兒呢?”

    “回主上,我們的行動泄漏了,慕容家的核心子弟全部轉移了!,影衛沙啞的說道。

    這是陳楓第一次聽到影衛說話,像烏鴉在叫,極其難聽。

    “混賬,只有你們影族在執行計劃,難不成你們覺得我不夠資格指揮你們嗎?”

    “不,少爺,我沒這個意思,影族會像服從老爺一樣,全心全意服從你的意志!,影衛惶恐的說道。

    “哼,知道自己的分量就好,所有人給我搜慕容府,所有值錢的東西全部給我收起來!,孔佑厲喝一聲,庭院中立時出現了不少的影子,有小孩,有婦女,有老者,儼然就是一個不落。

    陳楓沒動,他沒接到孔森的命令。

    “陳楓,別傻站著,我養著你可不是吃干飯的!,孔佑恨罵了一聲,便向內間走去。

    陳楓心頭一喜,對方似要自己搜尋東西了,可卻不敢表現在臉上,而且根本不脫離孔佑的視線,值錢的東西一眼就能看到,他低著頭決然不碰觸一件東西,瞧著滿地尸骸,卻又不忍,這些人心臟處都有一個三角形傷口,幾乎都是從背后刺穿。

    影衛能潛伏在影子中,從影子中偷襲簡直是再方便不過。

    如此這般磨磨蹭蹭的半個時辰,一大堆的東西擺在大廳中,都是奢貴之物,卻算不上精品,陳楓瞧了一眼顯然孔森要的并不是這些東西,能夠讓他著急的必然極其貴重。

    他可不想做這種苦差事,正好趁著這個功夫看看魂蠱要訣里面的東西,不瞧不知道,原來魂蠱要訣除了魂蠱的煉制方法外,還有三項小蠱術。

    三文蠱,以精神凝聚三色紋路蠱蟲,可成三文印,可控精神弱于主者。

    熱月蠱,以精神凝聚紅月蠱蟲之態,可汲取記憶。

    盤山蠱,精神融匯,觀想百蠻仙,可汲精神信仰念力,以盤山之狀,一盤一重,凝練精魂,鑄就神元。

    三種蠱蟲,全是初級蠱蟲,只能針對精神弱者,若是貿然出擊,反而會受到反噬之苦,輕則精神受損,重則上丹田破裂,化為癡呆。

    魂蠱要訣,看似深奧,其實異常簡單,無非是用對精神力的熟練運用,只需要按照正常法門便可形成三蠱。

    三文蠱需要控制活物,自然不適合,但熱月蠱提取記憶的法門,卻可用這些死人來練習,反正已經死掉,不用擔心反噬。

    對著倒在欄桿上的一具尸骸,精神力將其腦顱包裹起來,按照熱月蠱的法門開始緩緩將精神力和對方的記憶轉化成一輪紅月,整個過程比想象中要順利的多,精神力瞬間貫穿了對方腦顱,可惜沒半點記憶,這個人死透了。

    陳楓并不放棄,相反這種對精神力的控制讓他興趣大增,開始有序的對著尸體來,基本上沒有想要的東西,即便有記憶也是相當模糊,無非是慕容家的家長里短,價值有限。

    砰!

    專注研究三種魂蠱的陳楓正好和一具死尸碰了個頭,抬頭一瞧,是個年輕人,一身黑袍半掛在橫梁頂上,這應該是個暗哨。

    陳楓本能的將精神力裹住對方腦袋,按照法門成紅月狀,詭異的事情發生了,他的視覺似乎轉移到年輕人身上,半蹲在房梁上,每天一眨不眨的看著大門里,在大門中他看到了一道身影在地上蹲著。

    畫面很簡單,只有這么一點,陳楓站在大門口瞧著慕容家大廳的最中央,此刻正有十幾個影衛在翻找其中,孔佑坐在最中間的椅子上,滿臉怒氣。

    這里一定有東西,但現在不是挖掘的時候,安安靜靜站在大門口,他不尋找也不想惹孔佑注意。

    “不....不好了....老爺....孔家.....”

    忽然,一個全身黑袍的管事跑了進來,正是孔府的門管事,瞧著孔佑直接爬到大廳正中,“爺,不好了,孔家完了!

    “什么孔家完了?竟胡說!”

    “真的,慕容家把老爺的棺材大翻了,孔府的伙計全部被殺了個干凈,我們孔家完了!

    孔佑一愣,一拍桌子站起來上前揪住門管事的衣領,“說,你跟我好好說,到底怎么回事!

    “開始....開始....是我們孔家的一個旁支,給老爺燒香,可誰知道他突然將棺材劈開了,老爺的遺骸便暴漏出來,這些都知道老爺真的歸天了,之后便是孔家的那些旁支,他們瘋一樣的沖進來,我們以為他們是保護孔家的,誰知他們一見到我們護衛直接就殺,也不知怎么的,我們都像中了迷藥一樣,渾身無力,那些怪物根本不給我們一點活路!

    “旁支?怎么可能,這可是孔家!,孔佑難以置信的問道。

    “我不知道,他們反了,說老爺你沒資格引領孔家,對,好像是一個叫孔休的!

    陳楓一動,孔休,那不是他的大師兄嗎,他怎么也參合進來了。

    “孔休,那個混蛋!還有誰?”

    “慕容家,李家大公子,他們都帶了人,這是要聯手將我們鏟除啊!,門管事哭喪著說道。

    孔佑直接氣瘋了,好不容易滅了慕容家,誰知自己的老巢卻被人端了,“你...你馬上帶路,我要讓那些孫子嘗嘗我的厲害!,剛要邁步,頓時愣住了。

    血液滴答滴答順著衣袍落在地板上,在他胸口處不知何時已插了一把匕首,不遠處戰戰兢兢的門管事突然笑了起來,“對不起,老爺,你應該先問問我為什么先跑出來!

    “為什么?”

    們管事笑了笑,“為了孔家,孔休公子說了,不能將我們孔家的前途交到一個賭徒手上!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分分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