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說網

第861章 意外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第八百五十七章意外

    老哈里這家伙,是唐國正宗的游牧民族出身,祖上數代也都是在赤紅龍旗的麾下效力,有著一手極出色的放牧本事,所以到了他這一代,才會一直跟著趙禎一家,流亡海外,矢志不悔。而同樣也正因為如此,他才能深受趙禎的信任,把偌大的一座牧場交到了他的手里來掌管。

    從這一點上來講,他如今的地位雖然不如薛禪這個大總管,但也的確稱得上是趙禎的心腹。要不然,布置火牛陣這么重要的事情,趙禎也不會讓他來全權處理了。

    至于,之前薛禪拿他當做人質,來威脅王越的那種舉動,老哈里雖然心里也是恨薛禪恨的要命,可此一時彼一時,說到底兩個人畢竟也是一路的,對王越有著近乎于本能的同仇敵愾的心思。是以眼下,陡然一見薛禪竟然被王越甩頭一抖,用刀切開了半個脖子,立刻便大驚失色,然后就知道大事不妙了。

    原來剛剛王越和薛禪一番激斗,來來去去,兔走鷹飛,起落間快如迅雷電閃,甫一交手,到分出勝負,實際上用的時間甚至還不到兩分鐘,老哈里雖然功夫很一般,以他的眼力也很難分清場中的局面和形式,但他經多見廣,卻不難猜到王越突然出現在這里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無非就是盯上了他這里的那些犍牛!

    而這些牛,都是經過他一手處理的,只差最后一步,就能徹底激發兇性,脫閘而出,化作無可抵擋,可以踐踏一切的火牛陣。這東西如果一旦落到了王越手里,他甚至連想都不用多想,就知道對方會怎么做了……。

    到時候,別說對面的那二百多赤紅龍旗麾下的精銳鐵騎,就是數量再多十倍,真要迎頭被這些發了瘋的千斤犍牛一陣猛沖,那下場也絕對會慘不忍睹!

    所以,眼見著薛禪一招失手之下,這老家伙一聲驚呼出口過后,緊跟著就轉身向后就跑。

    王越雖然堵住了門口前好大的一片地方,可這帳篷本來就是用氈子和竹木一層一層的搭建起來的,四周墻壁并不厚重,只要他能豁出去,往前拼命沖一下,趁著這時候薛禪還沒有徹底倒下,還在和王越“對峙”的機會,說不定他就能及時的用刀破開前面的圍帳,來個死里逃生。

    但是,他萬萬沒有想到,就在他那一聲驚呼出口的一瞬間,被他視作生死大敵的王越那邊還沒有動彈,距離他更近一些的薛禪卻突然猛地一擰身子,朝他惡狠狠的撲了過去。

    剛剛王越一路追殺,雙腳連環踐踏,薛禪雖然也被打的狼狽不堪,毫無還手之力,但在最后關頭卻依舊憑著自己苦練多年的密教瑜伽,生生的挺起了上半身來。且他的白蟒十三鞭也是凌厲之極,雙手連抽之下,即便是以王越的腿力,也被他如同抽絲剝繭般的連連化解,而在那個時候,只要再給他一點點時間,薛禪就有足夠的把握,徹底立起整個身子,從而將場中的局面重新拉回到雙方剛剛交手時的情形。

    到時候,盡管他仍舊不太可能是王越的對手,可總算是挽回了些許頹勢,有了更多可以選擇的余地。不至于被王越就這么一路追打的,顏面全無,憋氣之極。

    在那一瞬間,薛禪甚至都已經在心里計劃好了,接下來在他站起來后,究竟要怎么做才能徹底擺脫對手的追殺。事實上,從一開始面對王越開始,薛禪就知道自己不可能在和王越的正面對抗中,占到任何的便宜,是以,他當然也就不可能有什么拼命的心思。

    所以,哪怕他的拳法武功已是整個赤紅龍旗少有的高明,可未曾交手,膽氣已經落,再打起來,自然也就憑空少了三分血氣,交手時難免就要處處束手束腳。

    如此一來,就算真的能站起來,他首先想到的也是如何逃走,而不是趁此時機來一波拼命的反攻。

    但可惜的是,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他的這種想法最終還是落在了空處。

    高手過招,如兩軍對壘,最終能勝者,除了本身的拳法武功之外,還要講究一個能否知己知彼。明了敵我之間的優劣之處,當然就可以處處有的放矢,百戰而不怠,還未真個刀兵四起,就已經先天不敗。就好像薛禪突然用出來的這一路瑜伽的功夫一樣,就如同事先埋伏下來的一支奇兵,找準機會陡然殺出時,立刻就打了王越一個措手不及,收到了奇效。

    可是王越臨場發揮的本事也實在令人嘆為觀止,完全就是隨形就勢,不管薛禪的瑜伽法門用的如何詭異,他只是在氣機相交,牽引之下,隨著對手的變化而變化。一見下盤的攻勢無用,立刻前撲蓋打,把雙腳的連環踐踏掃踢變成了下壓前撲,整個人就那么推金山,倒玉柱般的壓下去,雙手拍打,籠罩四方。

    王越的腿法,向來沒什么花招,簡單直接,爆發猛烈,但這是優點也是缺點,因為不管你爆發的力量有多么的巨大,踢不到人也沒有用?墒乾F在,王越這一變招,借著身體自身的慣性,改腿為手,上下之間的銜接,簡直有如羚羊掛角,天衣無縫。一下子就把薛禪剛剛爭取到的一點機會,扼殺在了萌芽之中。

    不過,如他這般的強行變招的,也就只有他這種把拳法練到了掌控有心,且身體還強橫到不可思議地步的人才能這么做。換做旁人,就算是功夫不不比他弱,也是絕沒有辦法在這種情形下做到他這等地步的。不說這招式之間的變化,已經涉及到彼此的氣機牽引,一動皆動,只說在急行中驟然停頓,把不利于自身的慣性動能,因勢利導,化作自己的優勢,然后隨機應變,頭尾倒置,一舉奠定最后的勝局,只是這樣的一番操作,就已然是渾然天成,足以驚為天人了。

    而他這種,隨形就勢,臨場應變的功夫,也不是能夠被人為的教導出來的,完全是王越本能的一種發揮,是由他的心態,經驗,和武功等等諸多因素,融合而成的。

    也就是說,這其實應該算是他的一種天賦,這樣的一種打法除了他自己之外,沒人可以做到如他一樣的。既無法復制,也無法學習和傳授。因為拳法武功這東西,本來就是因人而異的,同樣的一門拳法,由不同的人來練,就完全是不同的一種的效果。

    接下來,兩人交手,王越又一撲在撲,胯下馬掌中槍,拳法更加的凌厲。轉眼一個變化,便把六合拳由拳變槍,氣勢浩浩蕩蕩,恰似沙場縱橫,大將軍馬踏連營,頓時一發不可收拾。

    面對于此,首當其沖之下,眼見得王越奔行無礙,由下自上,一撲如鷹擊地,再撲就已經變作了躍馬揚槍。任憑自己如何的絞盡腦汁,詭異變化,都不能再掙得一點點的時間和機會,在薛禪的心里,早已經是心急如焚。

    當下,他情急拼命,以瑜伽法門,扭曲筋骨關節,雙手先抓軟肋,再插腰腎,結果卻反被王越振臂一揮,一記攔槍勢,打的中門大開,下盤不穩……。

    一時間,兩人你來我往,眨眼的功夫,王越便已經把他逼到了退無可退,再也無法還手的絕境,然后他大開的中門,就成了他不設防的取死之道。

    金風未動蟬先覺,暗算無常死不知。

    同樣的是一口飛刀,由不同的人來用,就完全是兩碼事。似乎根本就已經忘了這個時候的王越嘴里還銜著一口刀,薛禪的兩只手剛一被王越一記攔槍勢,崩的高高彈起,緊接著他就只能看到一線精光,躍入眼簾,然后他的脖子就被劈開了一半,血如泉涌。人雖還沒有當場斃命,可這已經是必死無疑了。

    相比他之前的那一刀,王越的這一刀,距離更近,發招更顯得隱蔽,雖然沒怎么認真的練過暗器,可以他的功夫,依葫蘆畫瓢的來上這么一手,卻足以讓薛禪感到徹底的絕望。

    “噗!”的一聲悶響過后,薛禪已經再也說不出話來了,但他卻沒有在這一刻用手捂住自己的傷口,進行任何的掙扎,甚至連看王越都沒有看上一眼……。

    “你的功夫很不錯,可惜碰上的對手是我!闭局绷松碜,收了架子,王越看著面前的薛禪,心里也多少有點兒可惜的意思。

    不過這不是他心軟了,而是高手難尋,能把功夫練到薛禪這種地步的人,實在太少了。

    就算還比不上他的主子的趙禎,卻也不比洪老二身邊的那個周長虎差了。這都是數十年如一日,辛辛苦苦練出來的,身為武者,自然也能體會到這份辛苦。在這一點上講王越對薛禪有點認同感,也不奇怪。

    所以,他看到薛禪脖子被劈開一半,兀自站立在原地不倒,王越也沒有立刻就跟上下殺手,只是在原地靜靜的看著。既然對方已經是注定活不下去了,那多活幾分鐘和少活幾分鐘也就沒什么區別了。況且,到了這時候,薛禪早就已經無力反擊,對他也沒有任何的威脅了。

    而至于那個老哈里,功夫本身就不怎么樣,身在帳篷之中,此時此刻也就等于是落在了他的手里。任他如何的反抗和逃跑,在王越這樣的人面前,說到底也都像是一場笑話一樣。

    可就在這一瞬間,隨著老哈里的一聲驚呼出口,引得王越目光微微一轉,剎那間這個一閃即逝機會卻已經被幾乎都要死了的薛禪給抓住了。

    既然已經奠定了勝局,對手行將死亡,對帳篷中的一切都能夠掌控在手心里面,可謂大局已定,所以就算是王越在這種時候,也不免的放松了一下精神。

    然后,就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半邊身子都已經被自己的血浸透的薛禪,突然聞聲而起。根本也不回頭,只憑著耳朵聽到的聲音,整個人頓時向后就竄,后仰,吸氣,雙手過肩交叉,偌大的身體竟是意外的輕動靈活,絲毫看不出,他其實已經馬上就要死了的樣子。

    而他的這個姿勢,看起來就像是一條躍出海面的大魚,一個后仰倒竄,用的其實就是一招很常見的“金鯉倒竄波”?烧惺胶芷匠,用在這里就顯得異常的實用。

    老哈里,人剛一轉身還沒有跑出去幾步,結果轉眼后就被薛禪由后追上,半空里一擰腰,輕飄飄一掌便拍在了他的后腦上。

    “啊……!崩瞎镆宦晳K叫,只覺得自己腦后猛地一涼,整個人頓時如墜冰窟,下一刻他的身子朝前踉蹌兩步,一下就撲倒在了地毯上。

    很顯然,他已經是死了。

    薛禪雖然脖子被劈開了一半,氣管喉管和一側的大動脈都被切開了,無法呼吸,失血過多,但他在這一瞬間的回光返照中,卻來了一次逆襲,臨死前一掌拍死了老哈里。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分分彩计划